贵州气象“奇兵”护“天眼” 驱散冰雹不容“砸
日期:10-02 来源:天宇软件

  多彩贵州网讯(本网记者赵��)“监测数据显示,将有冰雹天气过程影响FAST!”5月5日,这样一条预警信息迅速在贵州黔南州气象局各部门之间传开。“启动三级人影防御联防机制!”当天晚上,6枚红箭、109发炮弹划过夜空,将试图“来犯”的冰雹尽数驱散……

  春夏之间,贵州多强对流天气,冰雹并不少见。可这些从天而降的“冰石头”,对于藏在群山深处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(FAST)而言,却是不容忽视的巨大威胁。为护“天眼”周全,一支擅长人影(人工影响天气)“技能”的贵州气象奇兵,当起了FAST的“护眼侍卫”。

  “天眼”里“揉不得雹子”

  有着“中国天眼”之称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(FAST),建于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的大山之中。这只藏在贵州群山之中的“大眼睛”,可以帮助人类观测脉冲星、中性氢、黑洞等来自宇宙的信息,甚至有更大机会捕捉外星生命的信号。2016年9月25日,FAST成功落成启用,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、世界最大单口径、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。

  然而,“天眼”所在的位置,恰恰处在贵州黔南地区的冰雹带上,冰雹从FAST台址的西部、西北部、北部和东北部均有可能入侵。这可让贵州气象人绷紧了神经。

  2016年3月,“天眼”正处在镜面反射面安装的关键时候,就遭受了一场冰雹袭击。“冰雹打在镜面上砰砰作响。”FAST项目办公室主任张蜀新说,“天眼”的镜面反射面由4000多块小反射面组成,小反射面的承重量有限,一个镜面受损,造价就将近万元,更不论其安装成本和科研价值。

  万幸,这次冰雹不大,并没有造成“天眼”设备损坏。但张蜀新心有余悸:“‘天眼’可禁不起冰雹侵害。”

  单一防护不够用多级联防“阻击”冰雹

  为减少FAST台址可能遭受的冰雹灾害,黔南州调集平塘(FAST台址所在地)、惠水、长顺、罗甸、贵定、龙里六个县气象局,分别在冰雹可能入侵的路径上设置人影高炮和移动火箭作业点,为“天眼”量身打造了一套阶梯式的三级防御联防机制。

  如果冰雹从站址西部及西北部路径入侵,一级防御由长顺县广顺炮站、营盘炮站,惠水县三都炮站、惠明炮站、高镇炮站在冰雹入侵路径上游实施;二级防御由平塘县大塘炮站、通州炮站对西方实施;三级防御采用移动火箭作业车在平塘克度、塘边实施近距离防御。

  而当冰雹从站址北部及东北部路径入侵时,一级防御由龙里县羊场炮站,贵定县云雾炮站、抱管炮站在冰雹入侵路径上游实施;二级防御由平塘县大塘炮站、通州炮站、牙舟炮站对西方实施;三级防御:采用移动火箭作业车在平塘克度、塘边实施近距离防御。

  这三级防御体系的最后一道防线,就设在平塘的克度和塘边,距离“天眼”仅5公里。“全州备有13架移动火箭和30门高炮随时应战。”黔南州气象局办公室主任石昌军说。

  实战“洗礼” “中国天眼”安全不失守

  2017年4月20日,气象部门“盯”了许久的冰雹如期而至。“冰雹从西边过来,先经过上游的罗甸,然后进入平塘。”平塘县气象局局长岑剑说。这是三级防御体系第一次施展“功夫”,最终圆满成功。

  5月5日,冰雹再临黔南。“根据监测,上游的罗甸已经出现冰雹。”岑剑说,通过人工消雹作业,冰雹到平塘境内时就变成了中到大雨,还“顺便”缓解了当地的旱情。

  “如果不实施人工防雹作业,冰雹很有可能就砸到‘天眼大锅’上去了。”再一次成功抵御冰雹,岑剑也自信了许多。“截至目前,FAST项目没有受到过冰雹的干扰。”张蜀新说,这得归功于气象部门有针对性的人工防雹消雹作业。

  但岑剑还有不少疑虑:“前两次冰雹都是从西部和西北部路径来,北部及东北部路径尚未得到实战检验。”春夏两季,贵州进入冰雹多发期,防御工作仍不可掉以轻心。

  2016年,黔南州新增了福泉、贵定、荔波、三都、罗甸等县市11个标准化炮站的建设,今年又专门新增了与FAST项目配套的3个炮站点,乡镇炮站标准化率达到96%。

  石昌军说,气象部门将继续加强天气监测,强化值班守班,密切注意天气变化,尤其是对将影响FAST台址的强对流天气进行分析,定期对炮站、火箭的安全检查及作业人员的业务培训,确保机器“上战场”时不“掉链子”,保证最后一道防线“不失守”。

贵州气象“奇兵”护“天眼” 驱散冰雹不容“砸锅”